Archives

酷儿论坛:延续十九年的集体记忆

加入酷儿论坛两年不足,和 Ta 十九年的历史相比实在短暂。若是一个 19 岁的青年,此时正当 Ta 刚成人的时候。然而今年其他高校伙伴社团们的遭遇,令人恐惧记忆被抹杀的轻而易举。放火烧屋,只需“根据相关法律法规”。

为了延续这份记忆,备份数据是不足够的。散乱的资料只有被阅读、被重述才能恢复生命。笔者通过翻找酷儿论坛公众号 2013 年至今八年有余的推文,来试图梳理出其走过的十九年历史。由于并非从始亲历,或有疏漏。

一、早期

诞生

酷儿论坛的诞生可以追溯至千禧年的早期互联网时代,彼时 BBS 网络论坛兴盛,MOTSS(Members of the Same Sex)板块出现在一些校园的论坛里,如 1998 年中山医科大杏林 BBS、1999 年水木清华 BBS、2002 年一塌糊涂 BBS(北大)……浙大 MOTSS 也是其中之一。

直到 2002 年,浙大 BBS 的 MOTSS 板块被禁止,创始人 BBDD 等前辈随即将之搬到校外网,独立建站;2005 年,由于同样的校方压力,将“浙大酷儿”改名为“酷儿论坛”。即便历经辗转,它在 BBS 的时代成为了一个同志交友和畅谈的自由平台。

李银河留言

李银河留言

在各类社交软件繁茂的今日回望,能看见互联网的微光如何点亮那些珍贵难得的彼此相认。而独立建站的决定,也使酷儿论坛成为中国大陆高校中寿命最长的性少数者交流 BBS 板块之一。至 2016 年停服时,其注册用户逾 2 万人,总发帖量 38 万余

BBS 停服公告截图

BBS 停服公告截图

扩大

在彼时站长暖阳和团队的努力下,2011 年,酷儿论坛正式走出浙大,面向杭州地区的各大高校,并在平台交友属性之外,更加关注公益活动的策划和组织。

2012年活动照片

2012年活动照片

比如“冒刺影院”系列活动(冒刺即 MOTSS 音译),放映与性少数议题、性暴力问题等内容相关的影片,欢迎各种性别认同、性取向观众,不仅服务性少数社群,也希望增进异性恋者对性少数的了解。(当年部分展映影片有:《天佑鲍比》《漂浪青春》、《彩虹护卫队》、《养子十五岁》《单身男子》《湖畔的陌生人》《千钧一发》《雪花秘扇》《岁月的童话》《绝不后悔》《情牵紫罗兰》《素媛》《天使的性》《费城故事》等)

以及在新生季的迎新海报和骄傲月涂鸦活动,在校园内外直观勇敢艺术地发出宣言。

紫金港涂鸦

紫金港涂鸦

紫金港迎新海报

紫金港迎新海报

小和山迎新海报

小和山迎新海报

公益科普类的活动有如 2014 年 12 月邀请西湖区疾控中心专家进行的AIDS恳谈会,还有 LGBT 友善牧师前来讲座,增进对性少数与宗教问题的讨论和思考。从这些关注具体社会议题的活动可以看出,当时的酷儿论坛已经表现出从起初的“交友”转变为“交流”的趋势。

艾滋讲座海报

艾滋讲座海报

欧阳文风讲座海报

欧阳文风讲座海报

二、转变之年:2015

“如果把酷儿论坛的 12 年压缩成一年,你会发现这一年的季节变换和杭城颇为相似。短暂的春天后是炎热而漫长的夏季,即使是台风来袭依然热度不减;然而最美的秋天逝去太快,严寒逼人。

对于论坛,2014 年是一场从晚秋到寒冬的瞬变。我们都可以隐约感觉到这背后的原因,可以列出一长串与时代或个人相关的解释:小软件的冲击、春版风波、管理员纷纷毕业出国……但恐怕我们都无法说出究竟是哪一点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,从而做出相应的努力和改变。随着上届站长烟玉暖阳和全体管理员的卸任,酷儿站在了一个新的节点。”

——《2015,重新认识酷儿》2015 年 1 月 1 日 Owen 所撰推文

对于一个不依附学校官方系统,几乎都由在校大学生组织的“敏感”社团,十二年不短。一方面是互联网形态的更迭、社群的失散,另一方面是每个学生组织无可避免的难题:领头人的毕业和离去。用 Owen 的话说,像是“从旁观者,突然被推到了驾驶舱”,但他也有务实的预期:“即便不能到达终点,也可以铺好走过的路”。

自 2015 年始的新站长 Owen 和团队,在 2014 年末就通过延续执行既往的活动形式来“练手”,并从新年开始启动其酝酿着的“转型计划”。

愿景确立

——“为杭州高校性少数学生营造多元、健康、平等的环境”

转型,是为了实现未曾实现之事。在 2015 年以前,酷儿论坛做的各种活动,都已是围绕着服务性少数学生的愿景。但当人们开始思考“性少数者只包括同性恋吗?”“为什么我们的参与者男女比例不均衡?”“女性、跨性别者、性别酷儿,Ta 们在哪?”……这些问题时,我们发现酷儿论坛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。

瓜瓜banner

瓜瓜banner

除了延续了以往的经典活动(冒刺桌游、冒刺影院、线下版聚、涂鸦等),在 2015 年,酷儿论坛拥抱了新媒体的力量,微信公众号推文数量是上一年的 165%。在这一年的推文中,你能找到一些曾经很少被谈论的议题:家庭暴力和校园霸凌问题、厌女问题、不婚主义、跨性别人群等。它们多以科普译文访谈的形式出现。

跨性别旗帜

跨性别旗帜

比如《同声传译》栏目,翻译了《男同文化中有厌女情节吗?》《Pooya Mohseni:我是一个生在男人身体里的女人》等文;日常的好文转载,如《朱静姝:性少数残疾人的“A+B”难题 》《“性开放”的荷兰如何防控艾滋病》;还有实用的“工具手册”,《新生同志问题指南》……

这一系列的登载和讨论为酷儿论坛确定了消除“男同性恋中心主义”的多元价值观,以及和其他一些高校的伙伴社团不谋而合的,热心理论和思辨的风格。

互动、行动

这似乎是更加“走出去”的过程。在这一年,我们和其他LGBTQ组织关系更紧密了:参加上海骄傲节、协同《性少数校园环境问卷调查》等项目的推广……更重要的是,尝试着进化我们和校园的互动方式。

有如《选择性阉割:浙大CC98如何禁止同性恋话题?》一文,直接回应时事,也有《谈到“艾滋”,浙大学生会怎么想?》这类“街头采访”的行动。不同于以往对远在天边的新闻的转载,或者有“信息茧房”的讲座活动,直接和真实的、身边的但又陌生的同学对话,似乎更能起到促进社会认同的作用。而这样的思路也启发了日后的几次紫色校园日街采行动。

文广紫色校园日行动

文广紫色校园日行动

至 2016 年末,站长 Owen 卸任,大棒交到了首任女性站长青雀的手上。

三、多元!多元!多元!

——进一步 去男同性恋中心化

在 2016 年,酷儿论坛志愿者性别比例为 男 28:女 11,至 2020 年,顺性别男性比例下降至 48%,且跨性别者与性别酷儿比例合计达 10%,并且,自青雀(2017年)开始,站长均为非男性担任。

历任站长合影,注:从右至左,暖阳(2010-2014)Owen(2014-2016)青雀(2017)阿园(2018)小丸嘤(2019)阿欣(2020 遗憾未在上图)

历任站长合影,注:从右至左,暖阳(2010-2014)Owen(2014-2016)青雀(2017)阿园(2018)小丸嘤(2019)阿欣(2020 遗憾未在上图)

作为学生组织,历任站长都要面临相似的挑战:监管风险志愿者积极性组织、场地和资金限制……从来没有什么办法能一劳永逸地解决它们。但是 Ta 们不仅做到了,而且实现了新的活动形式,一次又一次,志愿者们勇敢地走向学生广场、篮球场、教室。

拉拉占领篮球场(注:拉拉占领篮球场活动是与姐妹组织向阳花开协力实现,以回应17年华科大篮球场恐同事件)

拉拉占领篮球场(注:拉拉占领篮球场活动是与姐妹组织向阳花开协力实现,以回应17年华科大篮球场恐同事件)

支持多元的路人球友

支持多元的路人球友

2018年与浙江大学《性别与社会》课程合作的多元性别工作坊

2018年与浙江大学《性别与社会》课程合作的多元性别工作坊

于“跨性别现身日”向路人科普介绍的志愿者 张大力

于“跨性别现身日”向路人科普介绍的志愿者 张大力

杭州电子科技大学 紫色校园日反性别霸凌宣传活动

杭州电子科技大学 紫色校园日反性别霸凌宣传活动

四、二〇二〇 后疫情时代

2020 年疫情发生后,线下聚集活动不再妥当和可能。但是酷儿论坛仍然在线上举办读书会共学会工作坊,延续理论学习互助的传统。

待国内疫情缓和后,也开展了一些活动

待国内疫情缓和后,也开展了一些活动

观影茶话会

观影茶话会

紫色校园日街采行动

紫色校园日街采行动

紫色校园日街采行动

紫色校园日街采行动

然而,疲敝一年多的学生社群渐渐失散,管理者毕业离校、后继无人,加上资金和物理的限制,酷儿论坛进入停摆的状态。志愿者分布各校,而疫情之下,进出校园做活动也大受限制。在短期内重新回到疫情以前的线下交流频次和活动密度,可能性很小,近月来对高校关联的自发学生组织的管控更让人谨小慎微。

但或许,这也是酷儿论坛转型的一次机会,亦或是一段低功耗但不咽气的冬眠。我们仍有能写作的人,能翻译的人,能设计的人,仍有微信公众号和正在关注着的你们。无职阶的协作和线上的活动模式,会不会是一种出路?回顾 Owen 于 2015 年写的那句话,在今天似乎仍然应景:“即便不能到达终点,也可以铺好走过的路”。


如果你对 LGBTQ 和性别相关议题的写作、翻译和工作坊策划有热情,可以电邮 ryudk@protonmail.com, 简历和作品如有可附上。